《苏绰:具官论》——数百字说尽数中国千年之政治权谋术

此文曾载自2009年第11期《杂文月刊》,题目是“用贪官——政治权术的艺术”,作者吴大江。编者注明原载于《茶余饭后》2009年第9期。

根据现今考证,此文应系杜撰,但文章内容所反映的官场现实确实深刻入骨,值得细细品位。


古文:

宇文泰,北周开国之君。向来慕曹操之术。有苏绰者,深谙治国之道,孔明之流也。宇文泰以治国之道问苏绰,二人闭门密谈。

宇文泰问曰:国何以立?

苏绰曰:具官。

问:何为具官?

曰:用贪官,反贪官。

问:既是贪官,如何能用?

曰:为臣者,以忠为大。臣忠则君安。然,臣无利则臣不忠。但官多财寡,奈何?

问:奈何?

曰:君授权与之官,使官以权谋利,官必喜。

问:善。虽官得其利,然寡人所得何在?

曰:官之利,乃君权所授,权之所在,利之所在也,是以官必忠。官忠则江山万世可期。

叹曰:善!然则,既用贪官,又罢贪官,何故?

曰:贪官必用,又必弃之,此乃权术之密奥也。

宇文泰移席,谦恭求教曰:先生教我!

苏绰大笑:天下无不贪之官。贪,何所惧?所惧者不忠也。凡不忠者,必为异己,以罢贪官之名,排除异己,则内可安枕,外得民心,何乐而不为?此其一。其二,官若贪,君必知之,君既知,则官必恐,官愈恐则愈忠,是以罢弃贪官,乃驭官之术也。若不用贪官,何以弃贪官?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。倘若国中皆清廉之官,民必喜,则君必危矣。

问:何故?

曰:清官以清廉为恃,直言强项,犯上非忠,君以何名罢弃之?罢弃清官,则民不喜,不喜则生怨,生怨则国危,是以清官不可用也。

宇文泰大喜。

苏绰厉声曰:君尚有问乎?

宇文泰大惊,曰:尚……尚有乎?

苏绰复厉色问曰:所用者皆为贪官,民怨沸腾,何如?

宇文泰汗下,再移席,匍匐问计。

苏绰笑曰:下旨斥之可也。一而再,再而三,斥其贪婪,恨其无状,使朝野皆知君之恨,使草民皆知君之明,坏法度者,贪官也,国之不国,非君之过,乃贪官之过也,如此则民怨可消。

又问:果有大贪,且民怨愤极者,何如?

曰:杀之可也。抄其家,没其财,如是则民怨息,颂声起,收贿财,又何乐而不为?要而言之:

用贪官,以结其忠,

罢贪官,以排异己,

杀大贪,以平民愤,

没其财,以充宫用。

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。

宇文泰击掌再三,连呼曰:妙!妙!妙!

而不觉东方之既白。


译文:

苏绰是北周开国帝王宇文泰的谋臣,足智多谋可与诸葛亮、王猛比肩齐名。苏绰对于中国历史上贪官不绝如缕,朝朝代代都有巨贪大奸,自然是心知肚明。故某日宇文泰想请教苏绰如何治国方能延续江山永祚之道时,苏绰立即给出了这个定律——以贪反贪,方能控制官吏离心异志。

宇文泰问:“国何以立?”

苏绰答:“用官。”

宇文泰问:“如何用官?”

苏绰答:“用贪官,反贪官。”

宇文泰问:“贪官何以用?”

苏绰答:“你要叫别人为你卖命,就必须给别人好处。而你又没那么多钱给他们,那就给他们权,叫他们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,他不就可以拥权自肥了吗?”

宇文泰问:“贪官用我给的权力得到了好处,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?”

苏绰答:“他能得到的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力,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力。那么你的统治不就稳固了吗?”

宇文泰问:“既然用贪官,何以还要反贪官?”

苏绰答:“这就是治术精髓所在。”

宇文泰问:“奥秘何在?”

苏绰答:“这有两个好处:其一,天下无官不贪?不怕官贪,就怕官有异志。故以反贪之名,剔除异志贪官,保留听话贪官,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,巩固你的权力,又得到民众的拥戴。其二,贪官只要贪,你就有把柄在手,他敢异志,自找死路,故必与你同心同德。”

宇文泰问:“如果任用贪官而招惹民怨怎办?”

苏绰答曰:“祭起反贪大旗,广作宣示,使天下皆知君王心系天下,尤恨贪官。”

宇文泰问:“贪官民怨太大当如何处置?”

苏绰:“杀之可也。抄其家,没其财,如是则民怨息,颂声起,又可收其财,何乐而不为?要而言之:用贪官以结其忠,弃贪官以肃异己,杀大贪以平民愤,没其财以充宫用。”

一番君臣之间的对话,着实让宇文泰频频颔首称是,击掌再三,自以为获得了千古帝王之术。


整理人:吉安郭平华律师  江西赣中律师事务所 18179602015




本文 暂无 评论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