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文盲改读音,为法盲改法律,为舆情改裁判…要闹哪样?

作者:枉议然,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法语如斯

吉安郭平华律师评:本文系转载,觉得不仅内容写的很有意思,而且标题就起得很解气。

社会是不断变化,从0到1,这叫创造;从1到1.5,这叫创新;1还是这个1,但读音从这个读音换到另一个读音,你和我谈创造?创新?这不是瞎扯淡吗?折腾来折腾去,把本来就是白的对的搞成了黑的错的,迁就错误,侮辱智商,这就有意思了?好了,不谈这么多,请看作者正文:


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(shuāi)。”

“远上寒山石径斜(xié)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”

“一骑(qí)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

许多读书时被老师一再提醒的“规范读音”,竟悄悄变成了“错误读音”,而经常读错的字音,现在却成为了对的。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都改了,古诗词都难道都不用押韵了?

为什么要改?就因为有些人会读错?那么,文化为什么要给文盲让路?指鹿为马的人多了,鹿难道就得改成马,你问过鹿愿意吗?

为文盲改读音,为法盲改法律。别比如婚姻法司法解释(二)第24条,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规则,来来回回改了多少遍?这样让整个社会对于法律,怎么可能有一个稳定的预期?

不要说整个社会,甚至改得连法律人都找不到北了,前段时间网上热炒的检察官调解强奸案,不就是明证。仅就青少年犯罪来说,近几年出了多少花花点子,圆桌审判、不予起诉、封存档案、社会帮教……

但是看看现在曾出不穷的“熊孩子”,让人看得冷汗淋漓的校园暴力,这是对“法律温情”多么可笑的回应。他是法盲,咱就得改法律?

这几天,“舆情发生后”成了网络热词,且不说“见义勇为反被拘”这事儿到底对不对,咱们先来看看下面这个视频——

如果被踢的人构成重伤甚至死亡呢?是不是只要前因是见义勇为,后果就可以完全不顾?那还保留刑法上的“防卫过当”干什么?

舆情确实是民众表达诉求的一个很好的途径,但倘若不能很好的规制,就会反受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威胁。在英美法系国家,当事人甚至可以将舆情干扰,作为上诉理由,向法院请求重新审理。

但在我国,说什么公正,看什么法律,讲什么规则,舆情说你错,你就错了,比如“张金柱案”,被视为舆情干预司法的开端,是“舆论杀人”的典型,反倒是能顶住舆论压力的判决很鲜见。

还有,为钉子户改拆迁补偿规则,为小商小贩改占道经营执法,为社会效果让好哭的孩子多吃奶,为“不闹”而随意改变侵权行为过错认定规则……乱,真叫一个乱!

罗胖有一句话我很认同——在一个天天喊创新的时代,我们心里得明白,保守才是社会的底色。(欢迎关注法语如斯)


本文 暂无 评论

Top